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jovi | 12th Jul 2009, 12:02 AM | 寫作筆記, 草飛精選
今天在找一位俄國女詩人茨維塔耶娃(Marina Tsvetayeva)的資料,卻輾轉地讀到她的柏拉圖式戀人,德國詩人,里爾克的一首詩,這詩讓我覺得此詩人嘛……真夠要人命的激烈情感,難怪他們終生未見一面,卻可以愛得如此認真!
但柏拉圖式的戀愛總是有規則的,那就是維持在精神上的層面,一但想打破規則,多半都不會有好結果,不是見了面之後,雙方吐著轉身走,這個應該很多網友也會有相類的經驗吧!

噢,對對對,我經驗非常豐富,通常都是一起吐的!社會是現實的,才華與想像不能當面具。所以,我已不再對未見過面的朋友存有任何想像,當然,也不想再讓人看見我了!

也有人會扮作不曾出席。其實他早跟你擦身而過,卻直行直過,轉了街角立即伸手招的士逃去無蹤,但最著跡的是,他可以連網蹤也消失了。不要以為世上有多少個<you've got mail>的美麗故事,因為世上沒多少個美琪賴恩!

而茨維塔耶娃跟里爾克正企圖挑戰柏拉圖戀愛的禁忌時,惡運也沒有放過他們。那時候,他們相約在1930年的春天見面,可惜,里爾克沒有出席,因為他病逝了。但這總也算是個淒美的句號。

也許,這是柏拉圖又一形式的詛咒!

挖去我的眼睛……

挖去我的眼睛,我仍能看見你,
堵住我的耳朵,我仍能聽見你;
没有脚,我能够走到你身旁,
没有嘴,我還是能祈求你。
折斷我的雙臂,我仍將擁抱你——
用我的心,像用手一樣。
箝住我的心,我的腦子不會停息;
你放火燒我的腦子,
我仍將托負你,用我的血液。

        (楊武能 譯本)

這詩讓我聯想到--厲鬼纏身的愛情,要命不要命?!
其實,看此詩的情感,我很難相信里爾克是甘心於柏拉圖式愛情的人。


[1]

很久沒出現,謝謝你來「探」我!

總喜歡你的文字, 但我不會想像你是個怎麼樣的人。我很幸運,見了兩位網友,兩位都對我很好。我們的「友情」不太熱烈,只是淡淡的,幸好沒有吐 :p

一位見過兩次,在新加坡及香港,但可以談很多事。另一位則什麼也談,亦會教教我影相的技巧。

「真」朋友越大越少,識得越來問題越多,一句:「你變了」,就會出事。

有時遇到投契的新朋友,一切從新開始,都不錯。

You got a mail,很像阿蟲在《點心集》中的「一線情」的故事呢~

草草
[引用] | 作者 草草 | 15th Jul 2009 11:31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阿蟲在《點心集》....
我只記得是一本淺黃色書皮的小書,
內容都忘了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jovi | 16th Jul 2009 5:30 PM

[2]

的確是厲鬼纏身的愛情……或許愛情真的會是這樣吧??但我想,我更情愿裝作灑脫的抽身~

景山
[引用] | 作者 景山 | 16th Jul 2009 2:0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
不會吧,若個個都如此厲鬼,這世界可恐怖呢!
我也讚成「裝灑脫」,就算「脫唔起」,都要死撐!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jovi | 16th Jul 2009 5:34 PM